快捷搜索:

价值500亿的赛马生意即将进入海南,但我们却对

海南赛马再度按下加速按钮 海南赛马再度按下加速按钮

  海南赛马再度按下加速按钮。根据《海南日报》报道,1月23日上午,2019年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工作会议在海口召开。会上透露,2019年海南省将在顶层设计方面下功夫,编制出台旅游文化体育方面的若干规划。在体育规划方面,要出台《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总体规划》《海南水上运动发展指导意见》《海南沙滩运动发展指导意见》《海南赛马运动发展指导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即将出台的旅游文化体育方面的若干规划,赛马运动赫然位列其中。这也意味着,随着官方规划的出台,海南赛马业将逐步成型落地,赛马对于海南而言也逐步得到官方的认可。

  事实上,对于海南而言,能否发展赛马运动,甚至发展博彩业,已是海南一大热点话题,赛马行业背后也是“一波三折”。

  就在过年前,海南省宣布鼓励发展赛马运动的消息。消息发布当天,赛马概念股全部飘红,最高涨幅超过10%。

  股市嗅觉最灵,因为在全球范围内,赛马可是一笔大生意。

  要知道,一匹好马价格可以飙上千万美元,相关产业涉及育种、饲养、比赛、防疫等环节,规模一千亿以上,足够拍200部好莱坞大片。

  并且,全球有上亿人关注赛马比赛,一场顶级赛马嘉年华能吸引30多万游客奔赴现场,带动媒体、时尚、美食、社交等无数产业共同发展,背后商机不可估量。

  发达国家政府及社会机构更是依赖赛马博彩,在全球范围每年创收超过70亿美金,堪称他们的续命产业。

  如果这项运动进入中国,必将开启中国人日常娱乐看赛马的时代。

  但现在多数人还对这项比赛了解不多,它大概是世界上最刺激男人肾上腺素的运动。

  首先,赛马比赛本身就足够刺激。

  仅看赛马运动的定义。

  当今世界上赛马运动以平地赛马为主,少部分地区举办障碍赛。平地赛道长度1000-2400米,大多铺草坪,也有泥地。

  马种往往使用‘纯血马’,很多人可能误认为这是血统纯正的马,所谓‘纯血马’指得是一个品种。

  ‘纯血马’经英国人300年培育,头部小,脖子长,肌肉发达,胸宽腿长屁股大,绝大部分是棕、灰色和枣色,高约1.65米,体重450-500公斤。

  负重一人奔跑速度超过60km/h,碰一下能把你撞飞。

  作为比赛,赛马绝不仅仅是哪匹马跑得快这么简单,赛道长度、草地、泥地。。。影响结果因素很多。

  1000米短途考验爆发力,2400米拼耐力,加上不同场地弯道缓急不同,考验平衡协调能力,不同马匹擅长各有不同。

  草地适宜奔跑,相当于高速公路,泥地中前面马匹会溅起泥水,影响后面马匹发挥,抢占先机与卡位战术更为重要。

  有时一冲到底可能就赢了,更多时候,最后500米加速反超,再被反超的激烈角逐分秒上演。

  有时即便骑师努力,赛马不配合也是无用,甚至会适得其反将骑师甩飞。‘纽约时报’一份报道显示,每1000名骑师便有600人曾受伤就医,死亡也并不罕见。

  当然,赛马不仅是一个骑师的事,更看马匹状态,赛前训练师调教,马主真金白银的投资,一切充满变数,不可量化,充满生命之间的灵性。

  比赛刺激只是一方面,当涉及到钱,特别是你投入钱时,刺激感会几何倍增加。

  一匹好赛马价格可以超过1亿人民币,养护训练运输成本更高。早年大连配备骑警队使用香港退役的赛马,媒体报道运送20匹马费用就高达150万。

  专业赛马更精贵。饲料、医药、24小时监控马房、场地、人工训练,配合通风、防蚊、消毒、降温等要求每月起码五万,堪称人不如马系列。

  即便砸钱,也未必有回报。

  2018年去世的‘史上最贵赛马’,‘绿猴子’,成交价高达1.3亿人民币,但赛事生涯只赢得1次季军,奖金1万多美金。

  与之相对的是,郭富城天王之前一匹赛马退役前共赢得228万美金,算是对得起主人心血。

  比郭富成更爱玩的洪金宝先后拥有4匹赛马。

  2017年,他的‘崇山宝’在迪拜世界杯获得草地1000米冠军,大哥乐得开了花说:‘这是我人生最高兴的时刻’,原来拍电影也无法让他激情。

  香港人的确对赛马很溺爱。

  春节下注赛马,马到成功。平日赛马场里也乌央乌央一大片,热闹如小学运动会,尽管一场赛马过程几分钟,但总投注金额早已过亿。据官方统计,全港一年总投注额超过2000亿港币。

  但隐藏在比赛和金钱背后的,是阶层,这才是最刺激男人灵魂的地方。

  现代马场就是阶层分化的完美体现,这个阶层从最普通的游客区开始。

  普通市民中产只能在游客区观看赛马,游客区样子跟足球场观众区差不多,享受的是人潮涌动,赛马冲过来阵阵隆隆的冲击感。

  那些做大事的人都在会员区,但绝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会员。

  拿香港举例,会员名额严控不说,入会费就是15万港币,外带每月850会费,还得有特定老会员介绍。没人介绍?入会费整整60万港币,每月2200,否则没人跟你玩。

  会员体系里最硬核的玩家当然是马主。全港也一千来人,得申请、摇号排位三五年,才有可能享用更多服务,花费更不斐。

  许多上流阶层不仅享受赛马,更要穿上盛装,点起雪茄,在赛马场的私人包厢里享受顶配服务,谈笑风生间尽是权力资本的游戏。

  拿英国皇家阿斯科特赛马场来说。

  私人包厢一天费用在15000英镑左右,顶级酒店也拼不过。

  服务包括早茶、午餐,精选葡萄酒、威士忌、白兰地、软饮;享受赛马场提供的香槟招待会,专职女服务员全程确保你的体验。观景阳台拥有最佳视角,全景式看赛马。

  私人包厢着装当然有要求。

  男性必须穿着西装外套系领带,女性穿着适应正式场合,且必须戴帽。T恤、运动服、背心乃至拖鞋、运动鞋都不能入场。香港夏季炎热,但也只允许不系领带,外套少不了。

  为适应东方本土文化,香港允许穿中山装、长衫等中式正装。英国贵族,尤其王室则穿着更正式。

  你可能觉得要求苛刻,上流阶层小妖精们想的恰恰相反,这种显露个人品位的大好机会怎么能放过?他们的穿着甚至左右时装圈。

  就在皇家阿斯科特赛马场,1910年,爱德华七世去世,按惯例,赛马必须暂停。但鉴于先王热爱赛马,因此比赛照常,所有到皇家阿斯科特赛马场的贵族名流身穿黑色以示哀悼。

  当天赛马场上黑压压一片被时装设计师们发掘,称为‘Black Ascot - 黑色阿斯科特’。此后,人们将黑色同‘高贵’、‘优雅’挂钩,大量品牌放开胆子用黑色,延续到今天。

  所以说,赛马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上流阶层社交场景,影响政坛、资本、时尚、文化各个领域。

  迅疾如风的赛马比赛、数以千亿的博彩、浓缩在一个赛马场的阶层,再没有什么运动比赛马更刺激男性肾上腺素。

  不妨去现场感受看一次,听着隆隆马蹄声,人群欢呼,冲击出声浪,你就能明白赛马的激情与浪漫。

  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同时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应该说,文件的发布为海南开放发展竞技型博彩业提供了政策上的支持。

  很多人对博彩业有误解,认为其是一种零和博弈。所谓零和博弈,是指一个人赚到的,就是另一个人失去的,总量没有增加。但博彩业其实并非如此。

  参与博彩的人付出一笔小钱,就为自己获得了赢取更多奖金的机会。因此,博彩参与者其实是互相为对方提供风险机会,也互相购买对方的风险机会,这对于风险偏好比较强烈的人来说,是增加了无形财富。所以,博彩业并非一种零和博弈。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能找点刺激的娱乐活动。

  当然,也有一部分沉迷博彩者,输得太多甚至倾家荡产,所以,传统观念认为博彩影响家庭稳定、社会稳定。但其实,这种个案在很多行业存在。这样的问题应通过合理的办法来解决和减少,而非一禁了之。

  海南探索发展赛马和竞猜型体育彩票、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是一个重大突破。但是,这只是第一步,未来海南应在博彩领域实行更多开放,引入更多竞争者。

  1847年,澳门博彩业合法化。1962年,澳葡政府将所有形式的博彩专营权牌照发给“赌王”何鸿燊的公司。由于缺乏竞争,澳门博彩业服务质量并不高。因此,很多人呼吁打破垄断。

  2001年,澳门特区政府增发三张博彩牌照。到今天,增加至6张。随着更多竞争者的加入,澳门博彩业的服务水平也在逐步提高。2016年,澳门人均GDP为69732美元,远高于拉斯韦加斯都会区的46989美元。而今澳门博彩又有下滑之势,原因之一就是不少国家和地区加入竞争。对此,澳门应用更多的开放来应对。

  海南相对于澳门有后发优势,澳门以前犯过的错,海南可以避免。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是既定的改革方针,这也应该适用于博彩领域。

  在目前允许试点的赛马和彩票领域,海南如果能以更开放的态度,多发牌照,允许更多企业加入竞争,则对提高服务水平、返奖率都有积极的作用,并有利于发展旅游业、改善投资环境、促进经济发展,乃至抑制地下彩票的发展。

  不少人担心博彩业的负面影响,其实可以在前期通过监管来减少人们的担心。而行业中存在更多的竞争者,其实也有利于提高博彩业的监管水平。

  如果你无感?

  别急,这个机会很快即将出现在家门口了。

转自海南自由贸易港FTP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