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吴向东出任华夏幸福总裁 南北双总部格局成型

原标题:吴向东出任华夏幸福总裁 南北双总部格局成型

时代周报记者 蔡颖 发自广州、深圳

从华润置地离职一周后,吴向东确认加入华夏幸福。

2月19日下午,华夏幸福宣布吴向东任首席执行官(CEO)暨总裁,将全面负责公司业务,并被提名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与此同时,原华夏幸福总裁孟惊担任联席总裁,负责产业新城与孔雀城两大核心业务。

时间倒回至2018年 12 月,前华润置地 CFO 俞建出任华夏幸福副总裁分管财务和融资,加上此次吴向东的加盟与孟惊职位的调整,华夏幸福高层人事变动尘埃落定。

管理层的调整与变更,既伴随着华夏幸福的转型,也预示着华夏幸福未来的方向。

在华夏幸福的业务谱系中,产业新城一直是公司的主导业务。然而在2018年,受环京楼市降温影响,重仓“京津冀”的华夏幸福业绩开始下滑。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南下扩张步伐进一步放缓。

重重困境之下,华夏幸福亟待自我变革。而吴向东的加盟促使华夏幸福开启了南北双总部时代。

“双总部”模式下,北京大本营固守北京,在掌控全局的同时,巩固传统优势业务,深耕京津冀,做好产业新城的运营;南方总部则由吴向东领衔,“以住宅开发+持有物业+增值服务”的发展模式,深耕粤港澳大湾区,开启更多新业务。

吴向东能否带领华夏幸福开拓出新增长点?而吴向东所处的华南区域能否突破发展瓶颈?这家21岁房企的下一步,牵动人心。

双总部运营

伴随着吴向东的加盟,华夏幸福南北双总部的运营模式正式确立。

2月22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华夏幸福深圳总部—罗湖区华润大厦28楼。而这也是吴向东前东家华润集团(深圳)之前的办公地。

大厦物业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夏幸福是2月18日正式搬迁进来。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目前在华夏幸福深圳总部上班的员工并不多,而总部的人员架构体系尚未建立完整。现场一名工作人员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这点。“我是环深圳事业部门的,目前这边公司人力不足,所以被借调过来帮忙,从2月25日开始,会有大批的北京区域的工作人员陆续到达。”

事实上,深圳总部的建立筹划已久。“虽然南方区域公司周一才正式成立,但在过年前我就从北京总部到达深圳开展前期的准备工作了,未来各个区域的工作人员将会陆续抵达。”现场另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在2018年12月20日,华夏幸福便成立了深圳运营公司。公司的主营业务为企业管理咨询,物业管理,投资兴办实业。华夏幸福董事兼副总裁赵鸿靖担任法人以及总经理,华夏幸福事业部财务负责人郑彦丽担任监事。

从华夏幸福的公开表态中可以看出,深圳总部承担了公司业务转型以及拓展创新业务的重任,其中,吴向东将背负重任。

华夏幸福广州区域某离职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新的高管是负责新业务,而传统业务还是原班人马。

“南方总部是集团策略,对区域产业新城业务没有影响。”一位华夏幸福区域事业部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悉,华夏幸福深圳总部的新业务方向聚焦在产业园区基础上的持有物业以及增值服务上。除此之外,深圳总部也会展开平安旗下部分地产业务,例如长租公寓以及商业不动产等。

东方证券分析师竺劲表示,吴向东在华润任职时间超过 26 年,其一手打造的罗湖万象城更是开启华润进军商业地产的时代。在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方面拥有业内首屈一指的实操和管理经验。

而在未来,华夏幸福全国范围内的产业新城背后商业运营管理以及一系列增值业务或将得到有效提升。

南下扩张

与传统开发商不同,华夏幸福坚持“产业+地产”的发展模式。固安工业园的成功,打开了华夏幸福进军产业新城的大门。

从2016年开始,华夏幸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复制产业新城的发展模式,由北向南,从华北、华东、华中,最终到华南。

伴随着广州区域事业部、环深圳区域事业部两个区域公司的成立,华夏幸福完成了全国性的布点落子。

同一年,华夏幸福在地处粤港澳大湾区西缘的江门市正式落子江门高新产业新城。园区有智能终端、智能制造装备、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等三大主导产业。

此后,华夏幸福在中山、惠州、佛山等地均有产业新城PPP项目中标,但后续发展始终缓慢。

根据2018年半年报告,华南区域仅有江门产业新城项目进入了运营阶段。2018年上半年,签约入园企业仅3 家,签约投资额10亿元。

而珠海斗门区域、中山区域、佛山高明区域、惠阳区域、惠东区域均处于规划定位阶段。

“很多园区定位不明确,发展得很一般,为了招商什么产业都引进,后期运营也没有活力,现在一般做产业的房企,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实力,都会想办法自己去拿地建厂。”深圳某房企的投资拓展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产业园区运营之外,华夏幸福也正在建设相应的住宅配套。根据财报,江门孔雀城一期总建筑面积为22.28万平方米。截至2018年上半年,在建建筑面积17.18万平方米。

除了产业新城之外,产业小镇也被视作是公司的核心产品。

2016年7月,在政策的东风下,华夏幸福发布了特色小镇战略,按照规划,华夏幸福计划2017年成立200个小镇项目。

然而,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华夏幸福的小镇业务开展并未达到预期。根据媒体报道,去年11月,华夏幸福启动业务整合,撤销产业小镇集团并入产业新城 。

上述投拓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很多特色小镇只是概念,去年上半年开始,特色小镇的审核变得严格许多,很多政府都不让备案了,与此同时拿地也比较困难,政府会要求企业引进相应的产业。”

受此影响,华南区域的小镇业务也开始逐渐收缩。华夏幸福广州区域某离职员工告诉记者,去年小镇集团曾跟产新集团在一起办公。而广州区域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广州区域已经不涉及小镇业务。

伴随着业务的调整,华夏幸福华南区域内部的人事变局也在悄然上演。

上述投拓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华夏幸福在深圳一直没什么大的动作,去年有好几位中高层管理人员陆续离职。

“广州公司在巅峰时候有300多名员工,现在估计只有200多人了。”上述离职员工也向记者表示。

在华润置地工作期间,吴向东一直深耕华南地区,如今如何利用资深优势资源,加速华夏幸福异地复制的步伐,考验着吴向东的智慧。

作者:蔡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